请选择语言版本: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船员风采 > 航海日志 > 浏览文章

奋战JORF LASFAR

时间:2019年04月18日   作者:海澜之星轮 周溜  点击次数:
海澜之星轮于2018年11月23日到达摩洛哥的JORF LASFAR。在锚地抛锚期间,我轮不 断的关注港口的船舶靠离港状态,发现有条中国船YANG ZHOU CONFIDENCE连续三天早上4点左右进港,到码头 边上由于涌浪很大,无法靠泊,后又返回锚地抛锚了。当时对 这个港口的涌浪并没有什么概念,但是之 后的遭遇令我们终身难忘。
涌浪减轻后,我轮在12月12日凌晨起锚靠到5号泊位,靠妥后,当天上 午接到代理通知,说第二天涌浪会变大,要移到锚地抛锚。由于4号泊位 的港机卸货速度快,当天下 午港口又通知我们晚上移泊到4号泊位卸货,终于在晚上2300时移泊完毕开始卸货。第二天早上0400时左右 港口涌突然增大,船舶靠 在码头上前后移动幅度加大,大副及 水头到达现场后船舶又荡开离码头一米多远,用缆车 收紧缆绳也无法将船体靠拢到码头上,而且缆 绳所受张力很大,有断缆的危险。随即备车通知船长,并用高 频呼叫港口请拖轮过来协助。为防止 缆绳单根受力而崩断,大副指 挥水手操纵缆车,随着缆 绳受力越来越大即缓缓松出缆绳,缆绳慢 慢变松后就收紧缆绳。20分钟后拖轮到达现场,在灵活 的用缆车收放缆绳的操作下,所幸并无缆绳崩断,随后两 条拖轮将船体顶在码头上,船体也 发生较大的颠晃和前后移动的现象。船长认 为我轮无法再次安全靠泊带缆,随即申 请离泊到锚地抛锚避风。
在此次抛锚期间,我轮将 绑扎带插进缆绳里加固已磨损缆绳的部位,从库里 将以前换下的旧缆绳拉出来把磨损严重的部位剪去,将好用 的部位插接起来,更换状 态不佳的缆机刹车带。由于涌浪减轻,12月17日凌晨 再次靠泊进港卸货,这次靠5号泊位。4号和5号泊位 正对着防波堤的开口,首当其 冲的承受着涌浪的冲击。缆绳带的是5+3。缆绳带 妥后船体还是会发生前后移动的现象,船长、大副、水头及 甲板部兄弟再次全体出动调整缆绳。通过不 断的调整缆绳发现船头5根头缆均受力,由于头缆很长,缆绳弹性较大,伸缩量也大,就导致 尾缆会随着头缆的来回伸缩而一张一松,由于尾 缆的粗细和材质及老旧程度均不一致,就导致5根尾缆伸缩量不一致,受到的力量也不一致。另外由 于缆绳来回收缩,就出现 了缆绳不断摩擦船体,从而就 会出现断缆的现象。码头的 缆桩附近有很多以前其他船上断掉的缆绳头子堆在一起。观察靠在4号泊位的外轮,外轮带的是4+2,前后两 根倒缆都是很松不吃力,就靠前后4根头缆和4根尾缆吃力,外轮一点也不移动。经外轮船员同意,我到他 们船上去看了一下,发现外 轮的缆绳全部都是10寸的新大缆,材质跟我轮的不一样,受力后 基本不会有较大的弹性,缆桩底 座全部都是倾斜向下,缆绳从 导向滚轮出去不会摩擦导向滚轮基座和船体,只会在 导向滚轮上滚动。我轮的 缆绳前后只有一根是新的,其它的都是旧缆绳,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导向滚 轮底座是垂直于甲板的,缆绳经过导向滚轮后,来回移 动就会摩擦底座及船体。一开始 在缆绳摩擦面涂抹牛油,发现一点也不管用,牛油只会在缆绳表面,不会被缆绳吸收,而且涌浪力量很大,缆绳受 到的力也非常大,即使有牛油在表面,缆绳也会被磨损。
我们集思广益,为了解决问题,大家一起想办法,尝试了 各种方法后最后采取了两个措施:1.为了解 决缆绳旧且弹性大的问题,刚开始4个人花 一上午将船上的旧克令吊钢丝剪断,编插了两个琵琶头,用作钢丝缆,将船尾 状况最差的缆绳换下,由于钢丝没有弹性,且旧钢 丝换下来时间较长内部锈蚀,在收紧后受力就断了。后来我 们在首尾又加了一根回头缆和倒缆,船首6+4船尾6+4,在加了 缆绳之后感觉缆绳受力后能拉的住船体了,船体前 后移动幅度也减轻了。2.为了解 决缆绳摩擦底座及船体的问题,我们就 在缆绳下面垫以前换下来的旧缆绳,将旧缆绳叠在一起,并用绑扎带绑住,做到每 根缆绳下面都有旧缆绳垫着,每个摩 擦面都有保护层,这样即 使船体受缆绳弹力和涌浪影响而前后移动缆绳也不会磨断,只会摩擦垫着旧缆绳。随着船 体的前后移动都伴随着缆绳受力时嘣嘣响的声音,过段时 间用作铺垫的缆绳就会随着船体的移动而滑出接触面,水手每隔20分钟就 要检查并收紧松了的缆绳,大副和 水头每隔一个多小时就要检查并调整前后缆绳,检查铺 垫情况和磨损情况。每次缆绳一有响声,大家就心里一阵紧张,害怕缆绳会崩断。经过几 天的提心吊胆和连续奋战,随着卸的货越来越多,吃水变小,船体受 涌浪的力量越来越轻,船体来 回移动的情况越来越好,缆绳受力越来越小,我们心 中的巨石才慢慢落下。之后,由于其 他船要插队进港装磷酸,我们的船又靠离两次,两次都 是这样带的缆绳。
我们这 次卸的是散装硫磺,之前也陈卸过硫磺,不过那次是颗粒状的,此次却是粉尘状的。一卸货 就是漫天飞舞的硫磺粉尘,申请的 防护眼镜由于不是全封闭的,也不足 以抵挡这样的粉尘,每班在 梯口值班的人员下班后眼睛被熏得通红,刺痛肿胀,药库的 眼药水也已全部用光,晚上睡觉都会流眼泪。生活区 的空气里也有硫磺粉尘,导致大 多数船员皮肤过敏,起红疹,伴有瘙痒,船上的皮炎平、达克宁、派瑞松也不管用,直到离 港后十几天症状才有所好转。粉尘状 的硫磺极易燃烧,只要抓 斗稍微一碰到舱壁或者舱底板就会燃烧。舱内充满硫磺粉尘,几乎每 次都是发生爆燃,爆燃之 后就是一大团含有二氧化硫的气体冲出舱口。每次值 班人员及待命人员都会通知机舱送消防水并且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拿起准备好的皮龙,接上枪头对着舱里冲,这时舱 里是灰蒙蒙的一片,而且刺 鼻的气体熏得拿消防皮龙的人员连眼睛都睁不开,鼻子也不能呼吸,通常是 消防人员轮流上阵冲水。燃烧的 地方也很难辨认,要经过 十几分钟的喷洒水雾,将二氧 化硫气体冲淡后才能找到燃烧的地方。纱布口 罩根本挡不住二氧化硫气体,每次扑 灭火之后气体呛的鼻腔及肺里有半个小时都是二氧化硫的味道,吐出的痰都是黄色的。发生的 火情有时候一天多达十余次。每次灭火后,衣服都湿了,而且身 上粘的到处都是硫磺,硫磺碰到皮肤,皮肤就会发干,然后蜕皮,需要及时洗净。
这次靠泊JORF LASFAR港口,我们直 面一场不亚于史诗级的战斗,前后历时50天,靠离泊4次,移泊1次,抛起锚4次才在 这个港口将货卸完。由于还 是在这个港口装货,航次结 束后我们又开始加班加点备舱。以后,如果有 船要装这样的粉尘状硫磺,应提前做好防护措施,买好PM2.5的防护口罩,密封防护眼镜,橡胶皮手套,多备一 些眼药水和治疗皮肤过敏的药膏。卸货时 在作业舱附近备好消防皮龙,枪头放梯口,有情况可以方便拿取。
总之,这个航 次的成功离不开全体船员的努力及公司的支持。希望这 篇文章能给冬季来JORF LASFAR港卸硫 磺的兄弟船提供一些帮助。
上一篇独行亚丁湾
下一篇航海生活

 

润洋海员

润洋海员

微信

在线咨询

咨询qq 张船长

服务热线

服务热线
友情链接:    87彩票计划   内吧娱乐彩票   盈彩网   满堂彩   注册彩票网站